Global Invasive Species Database 100 of the worst Donations home
Standard Search Standard Search Taxonomic Search   Index Search

   Mus musculus (哺乳动物)  English  français   
生态 分布 管理 影响 参考数据 联系


      Mus musculus (house mouse) (Photo: © Larry Master larry_master@natureserve.org, NatureServe) - Click for full size   Mus musculus (Photo: Giorgio Muscetta) - Click for full size   Mus musculus (Photo: Wikimedia Commons) - Click for full size
    学名: Mus musculus Linnaeus, 1758
    同种异名:
    俗名: biganuelo (Dominican Republic), field mouse (English), Hausmaus (German), house mouse (English), kiore-iti (Maori), raton casero (Dominican Republic), souris commune (French), wood mouse (English)
    生物类型: 哺乳动物
    家鼠可能是除人类以外在地球上分布最广泛的哺乳类。家鼠与人类之间至少八千年的共生关系便利了牠们扩展地理分布。家鼠破坏农物,吃食或污染人类的食物来源等行为对人类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牠们相当多产,有时会壮大到足以造成瘟疫的比例。当家鼠侵入或移入其它生态系统时,往往造成当地原生物种的灭绝。家鼠行为的弹性是让牠们能够成功地生存在各种环境中的重要因素。而这项特征是由其行为和遗传的变异,这使得家鼠能够快速适应并且在新环境中生存及大量繁殖。
    物种描述
    尾长 (60-105mm,约等同于牠头部与躯干的长度,约65-95mm),一双黑眼大而突出,尖状的口鼻部上有着长须。成鱼 12-30 克。野鼠体色通常在淡棕至黑色; 腹毛呈白、棕、灰色。尾巴颜色通常较上述部位淡。
    出现在:
    人造林, 农业区, 天然林, 市区, 杂草 /受干扰, 河岸区, 沿岸地区, 矮丛/灌木, 范围 /草原
    栖息地描述
    家鼠和人类有着密切的关系。如同共生动物般地生活在人类的房子、室外建筑、商店及其它建筑中。只要环境适宜,可在水道、田野间以及足以藏匿身影的浓密植物中发现家鼠的足迹。这些野鼠会制造穿越草丛间的小道或者利用棉田鼠及其它生活在牧场内的动物已做好的路径当做信道。沿着农耕区灌溉渠道旁的植被旁常可以发家鼠的?迹,有时也会出现在原生鼠类(德洲家鼠)所制造的信道上。
    Notes
    Mus属的分类状况尚未完全清楚,近三十年来这个属的已鉴别种类数持续的减少,亲缘关系树也不断改变。造成分类困扰的原因主要是许多家鼠属的种的形态相似,有许多种的亲缘关系其实很远(相对地),,也有些种类,在种内会展现较大的形态变化。目前一般公认的家鼠属已包含四个亚属( Pyromys、Coelomys、Mus、及 Nannomys ),其种类数共有约40种,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亚种。(Nowak, 1991) Sliver(1995)分析基因序列后,列出家鼠亚属中的八个种,并加入在形态及生化上皆相异的四个家鼠下的亚种。这些是 Mus mus musculus, M. m. domesticus, M. m. castaneus、与 M. m. bactrianus. 他把整个日本都有的 M. m. molossinus撤除成为假物种的状态,因为它是 M. m. musculus M. m. castaneus的杂交种。此外,遗传基因的证据支持印度次大陆为M. musculus种群的扩散中心 , M. m. bactrianus是基础族群。M. musculus族群应该曾占领印度的次大陆非重迭区域,直到新石器时代人类族群扩充移入此区,时间大约在 10,000 年前,藉由人类的帮助更使它们扩散开来。两个发现于欧洲的种M. m. musculus M. m. domesticus陪伴人类进入区域内,时间大约在 4,000 年前。这两个先期优势种,随着早期欧洲殖民地扩充侵入全世界。
    地理分布
    原生地:原产于印度的次大陆。
    已知引进地区:家鼠 家鼷鼠(Mus musculus) 已经在全世界的热带、温带、半沙漠、沙漠与亚南极的区域,与人类一起生活,繁衍族群。
    管理信息
    家鼷鼠(Mus musculus) 可用毒饵、熏烟、诱捕和驱虫剂控制。全球各岛屿的老鼠移除尝试,38 % 失败 (45个尝试17个失败),但似乎并没有一致的简单的理由来解释这些失败。移除计划应尝试提供足够的规划和筹备工作进行故障排除,由于操作失误,或一些可以控制的因素。要考虑的因素,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成功的可能性包括:
    • 选择的毒杀方法,能让岛上每只老鼠接触到毒饵吗?
    • 在移除行动之前,应先取得基因样本。这样才能区别移除失败和重新入侵,也可以用来确定亚种。
    • 考虑其它哺乳动物的影响。他们将阻碍老鼠取得毒药吗?
    • 老鼠会吃毒饵吗? 考虑诱饵临床试验检查毒药适口性和谷物反应。
    • 那里区域可能需要额外的毒药? 密集的牧草地能支持老鼠的很高数量而且可能需要的毒药比森林区域多。(MacKay et al., 2007)
    预防措施:家鼷鼠能躲在非常小的空间,因此有持续侵入或再入侵犯的威胁。造访处于老鼠侵犯风险的区域时,应该鼓励检查所有行李与袋子。尚未遭受入侵,但是有入侵风险的区域,应实施定期监测方案,以尽早查明老鼠入侵。

    化学方法:曾经成功地从在全世界 28个岛根除家鼷鼠。所有这些成功案例都使用某种形式的抗凝血剂毒药 (MacKay et al.,2007) Brodifacoum 是普遍使用的毒药,其它成功的尝试使用了 pindone 、华法令、 bromodiolone 与 floccoumafen 。Brodifacoum 是一个非常广泛使用的毒素,但也有一些担心它建立在生态系统。(Hoare and Hare, 2006) Fisher (2005) 讨论了易感性小鼠的各种抗凝血剂毒药; 莫理斯 et al. (2008) 更新这项研究,调查影响不同毒饵适口容纳小鼠和大鼠的因素。

    生物方法:使用变异的小鼠巨细胞病毒( MCMV ),制造滤过性毒菌不育疫苗,目前正在澳大利亚发展用来控制澳大利亚粮食产区的M. Musculus疫情。(阿瑟 et al.2005)

    综合管理:当很多老鼠从一个区域移除时,M. Musculus的丰度会戏剧性地增加,或许是由于改善粮食供应或释放捕食压力。(Caut et al.2007, Witmer et al.2007) 重要的是要尝试移除大鼠时也要同时移除小鼠,以防止大鼠移除后大量出现小鼠。

    营养
    野生小家鼠吃食植物的许多部位如肥厚根、叶及茎。在情况允许下,也吃一些昆虫及其它动物肉体。这些和人类共生的家鼠吃食任何人类的食物,甚至连浆糊、胶水、肥皂及其它家用品等都不放过。谷类等含高量的脂肪及蛋白质是家鼠偏好的食物来源。家鼠们大部份水的来源是从食物中的水份摄取而来的,能够藉由浓缩尿液保存体内水份的方式生存在半沙漠地带。家鼠食用一颗含12%的蛋白质种子-不饮水也可生存,但若摄取的蛋白质高于此量时就必须每天摄取3-13公克的水份。
    繁殖
    具胎盘。有性生殖。其生殖周期似乎会因应与环境中的营养供给,及族群密度来做调整。雌性个体视环境条件不同,每年可生产15至150个幼体。雌性在五周大时便可进行生殖。而尚未独立之幼鼠的其死亡率达60-70%。与人类共生的家鼠族群密度可达每平方公尺10只,野生家鼠则仅有每100平方公尺1只。在理想状况下家鼠族群的密度可以激增到每公亩20万只。有利条件(养分)的优劣是决定与人类共生的家鼠族群生殖的关键来,而野生族群则随季节改变,生殖情况亦可能受到白天长度及营养等综合因素的影响。(Pillay, N, pers. comm., 2004).
    生命阶段
    家鼠族群数量随环境改变,时而单独出现,时而成对、时而形成小家庭团体,数量多时也会同时出现许多家庭。(Pillay, N, pers. comm., 2004). 在实验室中家鼠终年都可繁殖,大部份与人类共生的鼠类也是,野生种则较少。家鼠的发情约期约为4到6天,每次发情不超过一天。母鼠哺乳时不会发情,不过在产后会有一次12-20小时的发情。怀孕期约为19-21天,但若母鼠正在哺乳,有可能延长。家鼠每年约生产5至10次,但有时多达14次,当时的生存环境会影响胎儿数量。每次生产,可生下3至12只幼鼠,但通常为5-6只个体。新生鼠约重1公克,全身无毛,仅长有胡须,此时眼睛和耳朵还是闭着的。10天后幼鼠身体会长满毛,而在14天大时眼睛和耳朵便会打开,门牙也会长出。这些幼鼠在20至23天时便会断奶离开原本居住的巢穴,那时体重约有6公克,在5至7周大时,牠们便达到性成熟。野生种很少可以存活超过18个月。豢养的家鼠平均可活两年,但也有纪录到有些个体可存活达6年。
    这个物种被列为世界百大入侵种
    校订者:: Prof. Neville Pillay School of Animal, Plant & Environmental Sciences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 South Africa.
    编辑者: Jamie MacKay, School of Biological Sciences, University of Auckland, New Zealand & IUCN/SSC Invasive Species Specialist Group (ISSG)
    Updates with support from the Overseas Territories Environmental Programme (OTEP) project XOT603, a joint project with the Cayman Islands Government -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最后修改: Friday, 17 September 2010


ISSG Landcare Research NBII IUCN University of Auck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