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Invasive Species Database 100 of the worst Donations home
Standard Search Standard Search Taxonomic Search   Index Search

   Pinus spp. (喬木)  English   
生態 分佈 管理 影響 參考資料 聯繫


      Bark of Pinus elliottii (Photo: Chris Evans, 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 www.forestryimages.org)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elliottii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elliottii needles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Close up of Pinus radiata cone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Male cones of Pinus elliotti (Photo: Chris Evans, 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 - Click for full size   Cone of Pinus elliotti (Photo: Chris Evans, 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學名: Pinus spp.
    同種異名:
    俗名: Austrian pine (P. nigra ssp. nigra) (English-New Zealand), big cone pine (P. coulteri) (English-New Zealand), bishop pine (P. muricata) (English-New Zealand), contorta (P. contorta) (English-New Zealand), lodgepole pine (P. contorta) (English-New Zealand), maritime pine (P. pinaster) (English-New Zealand), Monterrey pine (P. radiata) (English-Chile), Ponderosa pine (P. ponderosa) (English-New Zealand), radiata pine (P. radiata) (English-New Zealand), remarkable pine (P. radiata (English), Scots pine (P. sylvestris) (English-New Zealand), wilding pines (English-New Zealand)
    生物類型: 喬木
    松屬植物(松樹)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生態和經濟植物,有別於其他針葉樹,松樹是一個積極的干擾後拓植者。松樹的自然分佈範圍是在北半球,但他們已被種植在世界許多地區,在許多南半球國家,形成了主要的外來森林物種。許多地方的松樹已侵入鄰近的自然植被,他們是世界上散播最廣,損害力最大的外來入侵樹種之一。
    物種描述
    松屬植物共有111種(理查森, 1998)。他們的特點是單莖軸和高大。最大型的種Pinus lambertiana可達到 75公尺以上的高度,周長5公尺以上。許多墨西哥松樹生長在年降雨量1200~2000mm的山區,但通常高度只有20~50公尺。在較極端的棲息地,松樹會較矮小。松果的形成和形態多變。Pinus lambertiana的松果最長可達 50公分。Pinus coulteri的松果直徑20~35公分,重量可達2.3公斤。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松樹,其松果長度小於 5公分。一般來說,在壓力環境下的種,其松果較小。所有的松樹都有松針,雖然大小和形式有很大的差異。松針成束排列,每小束的松針數目,各個種不同。大多數松樹每小束有兩根,三根或五根。Pinus palustris的松針最長,可達 45公分。有些種的松針非常短,約2~8公分。松針的壽命與環境中的水和養分或壓力,有密切的關係。熱帶松樹的松針保持不超過 2~3年,而溫帶松樹的松針可保持4~6年(理查森, 1998)。
    松樹的一些特點與其入侵性有關,特別是在南半球,包括,種子翼荷低,種子很輕,幼株期短,毬果無延遲開裂特性很明顯(需要林火的熱量來釋放種子),火燒容忍力低,大量結實的時間間隔短,對干擾頻率適應力中等,可生長在高緯度地區,壽命長和常被人類種植(希金斯和理查森, 1998)。
    出現在:
    人造林, 天然林, 市區, 矮叢/灌木, 範圍 /草原, 苔原, 農業區, 雜草 /受干擾
    棲息地描述
    松樹被發現在一個非常廣泛的環境,從北極到附近的熱帶地區。一些松樹幾乎形成了非常大的單種的森林地區,而其他形式的混合針葉林和闊葉與其他樹木,或形成稀樹草原與開闊的林地。的範圍溫帶松樹一般遠小於那些中高緯度地區。在溫帶地區及熱帶地區,松樹通常生長在酸性,養分貧乏的土壤。當環境受到干擾,被子植物競爭力降低後,松樹在其自然分佈範圍內外都能傳播到更有生產力的地方。火燒可驅使棲地演替出幾乎純的松樹林(理查森, 1998)。

    在其自然分佈範圍之外,較喜歡溫帶氣候區,降雨量是影響生長率的一個較為重要的因素。在松樹的引入地區,以Pinus radiata為例,它能生長沙地上,能容忍鹽霧和一些霜凍,因此它可以大量生長在沿海地區到高海拔地區。它僅需要600豪米的年降雨量。在紐西蘭,比較有利於松樹幼苗建立植物族群的地方包括裸地,草地,較不喜歡灌木地,也不喜歡森林地。有些種可能建立在再生森林的開口(DOC, 2005)。

    一般影響
    至少有19種松樹可視為入侵性物種(理查森, 1998a)。松樹入侵主要的影響是增加棲地的樹木量,這些地方以前沒有樹木或樹木很少(理查森, 1998)。很多松樹都是非常傑出的拓殖者,很能適應環境,使他們成為入侵者(Hughes and Styles, 1989; Fagg and Stewart, 1994; Richardson et al., 1994; Richardson, 1998; in Richardson, 1998a)。當野生松樹結毬果時,一次強風就可能它散播到很大的面積上(DOC, 2005)。全球氣候迅速變化,改變了干擾和養分機制,使棲地破碎化,很可能進一步擴大松樹的全球入侵(理查森和賴馬內克, 2004)。目前大多是入侵草地和灌木林,只有經過相當大的干擾後,才會入侵森林和林地。人類對森林和林地干擾增加,有可能使這些棲地更容易受到松樹以及其他物種入侵(理查森和賴馬內克, 2004)。一些松樹的原生地,其分佈範圍和密度也增加了(理查森, 1998)。

    松樹入侵會使流域內水文受到重大的影響,水流量會減少,這會影響水生生物群和人類的水源。南非fynbos生態系統的林火機制發生變化,使草原變成灌木林和松樹林(理查森, 1998)。松樹的入侵與林火和其適應新的林火的機制關係密切。一些外來的松樹可以利用森林大火造成的環境。這些松樹是耐火的品種,種子很小,種子翼載低,短幼株期,毬果無延遲開裂特性很明顯(需要林火的熱量來釋放種子),成株不耐火燒(理查森, 1998)。在入侵窗口期間對原生植物往往較無競爭力,(約翰斯通, 1986,在理查森, 1998)。松樹森林比起一般本地植被提供給野生動物的利益較少,會降低入侵區本地生物多樣性(DOC, 2005;理查森, 1998;理查森, 1998a;布斯塔曼特和西莫內蒂, 2005)。入侵環境中密集的松樹林,會改變養分循環和土壤成分(理查森, 1998)。入侵松樹也會影響人類,減少水供應,影響到休閒,並改變景觀(DOC, 2005)。
    請點擊這裡 松樹未來的可能影響

    用途
    松樹是一個有價值的木材,紙漿,核果和樹脂。它們出現在古代神話和儀式,影響了人類的歷史,並被用在視覺藝術,散文,詩歌和音樂中。自人類史前時代起,松樹已被廣泛使用種植在地中海盆地,影響了以下樹種的分佈,如P. brutia, P. halepensis,P. pinaster and P. pinea(理查森, 1998)。

    19世紀後半期,歐洲開始大規模種植松樹,20世紀大規模的林業擴張使它擴散到世界其他地方(Richardson and Petit, 2005)。17世紀松樹首次被引入南半球,直到1880年代才開始大規模的商業種植。他們也被用於控制水土流失,當作防風林和觀賞植物(理查森, 1998)。熱帶地區主要種植的松樹包括P. caribaea, P. elliottii, P. kesiya, P. oocarpa, P. patula, P. pinaster, P. radiata and P. taeda。其他幾種中美洲和墨西哥的松樹也越來越重要(理查森, 1998a)。人類使用松樹的主要的原因包括,松樹的結構簡單,樹幹直,幾乎沒有分枝,使他們成為理想的木材。他們的生長速度也比其他許多種快,種在花園中也容易管理(理查森和Petit, 2005)。

    Notes
    下面的松樹種被認為有入侵性:P. banksiana(紐西蘭), P. canariensis(澳大利亞, 南非), P. caribaea(澳大利亞, 新喀裡多尼亞a), P. contorta(紐西蘭), P. elliottii(南非, 阿根廷, 澳大利亞), P. halepensis(澳大利亞, 紐西蘭, 南非), P. jeffreyi(澳大利亞), P. mugo(紐西蘭), P. muricata(紐西蘭), P. nigra(澳大利亞, 紐西蘭), P. patula(馬達加斯加, 馬拉維, 紐西蘭, 南非), P. pinaster(澳大利亞, Chile, 紐西蘭, 南非, Uruguay), P. pinea(澳大利亞, 南非), P. ponderosa(阿根廷, 澳大利亞, 智利, 紐西蘭), P. radiata(澳大利亞, Chile, 紐西蘭, 南非), P. roxburghii(南非), P. strobus(紐西蘭), P. sylvestris(紐西蘭)and P. taeda(阿根廷, 巴西, 紐西蘭,南非)。其中8種目前被廣泛種植在南半球(理查森, 1998)。

    松樹必須在土壤中與共生菌共生才能生長。南半球沒有共生菌造成的入侵壁壘,基本上已被引進適合的真菌克服了(理查森和賴馬內克, 2004)。

    地理分佈
    原生地:北美和歐亞大陸(理查森, 1998)。
    已知引進地區:南非,紐西蘭,澳大利亞,新喀裡多尼亞,阿根廷,巴西,烏拉圭,智利,馬達加斯加,馬拉維,中國,夏威夷群島。
    管理資訊
    管理松樹入侵需要整合一系列策略,從選擇合適的造林樹種到操作環境條件以阻止入侵(理查森, 1998)。其中最重要的管理問題,是移除野生松樹之後,必需恢復或修復受感染的地方。可用的方法包括種植原生灌木樹種,或在侵襲區間隔地種植原生樹種,等原生植物長起來,然後移除松樹(DOC, 2005)。

    控制野生松樹最適當的方法,取決於一些因素,包括侵擾範圍大小,樹木的密度,樹木的大小和年齡,物種類型,區域可及性,區域內原生植被,以及可用的技術和資源(DOC, 2005)。
    請參閱管理方法

    繁殖
    松樹繁殖系統有利於基因重組,創造出遺傳變異(Ledig, 1998; in Richardson and Rejmanek, 2004)。松樹的種子和花粉非常能散播開,單獨的先鋒植株可用自交的方式建立植群(理查森, 1998)。松樹在8至13年的生命期中,能夠生產數千顆種子,環境有利時,可以散播到10公里之外(DOC, 2005)。種子在土壤中可存活約 3年,松針可存活更久(DOC, 2005)。

    種子很輕(<50毫克),幼株期短(<10年),大量結實的時間間隔短(1至4年)是入侵性松樹與非侵入松樹的區別(Rejmanek and Richardson, 1996; in Richardson and Petit, 2005)。許多稀有的針葉樹種展現出相反的特性。入侵性針葉樹的種子重量 <5毫克(如P. banksiana),主要局限於潮濕,礦物質豐富的土壤。非入侵性的松樹,靠脊椎動物傳播(如i>P. pinea, P. strobus)(Rejmanek and Richardson, undated; DOC, 2005)。

    生命階段
    很多松樹都很長壽。P. longaeva記錄的年齡達到近5000年(庫雷, 1968,在理查森, 1998)。松樹大約 5年後可以生殖((Richardson and Bond, 1991; in Bustamante and Simonetti, 2005)。在紐西蘭,P. contortaP. mugo的種子可存活8年, P. radiataP. pinaster可存活10年,P. sylvestrisP. muricata可存活12年,而P. nigraP. ponderosa可存活13年(DOC, 2005)。種植松樹的輪換週期約 25年(Lara and Veblen, 1993; in Bustamante and Simonetti, 2005)。
    校訂者:: Expert review underway: Dr B. W. van Wilgen. CSIR Natural Resources and the Environment Stellenbosch South Africa
    主要來源: Richardson, D.M.(Ed.). 1998. Ecology and biogeography of Pinus.
    Department of Conservation, New Zealand., 2005. South Island Wilding Conifer Strategy.
    編輯者: IUCN/SSC Invasive Species Specialist Group (ISSG) with support from the Terrestrial and Freshwater Biodiversity Information System (TFBIS) Programme (Copyright statement)
    最後修改: Monday, 13 March 2006


ISSG Landcare Research NBII IUCN University of Auck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