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Invasive Species Database 100 of the worst Donations home
Standard Search Standard Search Taxonomic Search   Index Search

   Pinus spp. (乔木)  English   
生态 分布 管理 影响 参考数据 联系


      Bark of Pinus elliottii (Photo: Chris Evans, 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 www.forestryimages.org)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elliottii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elliottii needles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Close up of Pinus radiata cone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Male cones of Pinus elliotti (Photo: Chris Evans, 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 - Click for full size   Cone of Pinus elliotti (Photo: Chris Evans, 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 - Click for full size   Pinus radiata (Photo: Forest & Kim Starr (USGS)) - Click for full size
    学名: Pinus spp.
    同种异名:
    俗名: Austrian pine (P. nigra ssp. nigra) (English-New Zealand), big cone pine (P. coulteri) (English-New Zealand), bishop pine (P. muricata) (English-New Zealand), contorta (P. contorta) (English-New Zealand), lodgepole pine (P. contorta) (English-New Zealand), maritime pine (P. pinaster) (English-New Zealand), Monterrey pine (P. radiata) (English-Chile), Ponderosa pine (P. ponderosa) (English-New Zealand), radiata pine (P. radiata) (English-New Zealand), remarkable pine (P. radiata (English), Scots pine (P. sylvestris) (English-New Zealand), wilding pines (English-New Zealand)
    生物类型: 乔木
    松属植物(松树)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生态和经济植物,有别于其它针叶树,松树是一个积极的干扰后拓植者。松树的自然分布范围是在北半球,但他们已被种植在世界许多地区,在许多南半球国家,形成了主要的外来森林物种。许多地方的松树已侵入邻近的自然植被,他们是世界上散播最广,损害力最大的外来入侵树种之一。
    物种描述
    松属植物共有111种(理查德森, 1998)。他们的特点是单茎轴和高大。最大型的种Pinus lambertiana可达到 75公尺以上的高度,周长5公尺以上。许多墨西哥松树生长在年降雨量1200~2000mm的山区,但通常高度只有20~50公尺。在较极端的栖息地,松树会较矮小。松果的形成和形态多变。Pinus lambertiana的松果最长可达 50公分。Pinus coulteri的松果直径20~35公分,重量可达2.3公斤。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松树,其松果长度小于 5公分。一般来说,在压力环境下的种,其松果较小。所有的松树都有松针,虽然大小和形式有很大的差异。松针成束排列,每小束的松针数目,各个种不同。大多数松树每小束有两根,三根或五根。Pinus palustris的松针最长,可达 45公分。有些种的松针非常短,约2~8公分。松针的寿命与环境中的水和养分或压力,有密切的关系。热带松树的松针保持不超过 2~3年,而温带松树的松针可保持4~6年(理查德森, 1998)。
    松树的一些特点与其入侵性有关,特别是在南半球,包括,种子翼荷低,种子很轻,幼株期短,球果无延迟开裂特性很明显(需要林火的热量来释放种子),火烧容忍力低,大量结实的时间间隔短,对干扰频率适应力中等,可生长在高纬度地区,寿命长和常被人类种植(希金斯和理查德森, 1998)。
    出现在:
    人造林, 农业区, 天然林, 市区, 杂草 /受干扰, 矮丛/灌木, 苔原, 范围 /草原
    栖息地描述
    松树被发现在一个非常广泛的环境,从北极到附近的热带地区。一些松树几乎形成了非常大的单种的森林地区,而其它形式的混合针叶林和阔叶与其它树木,或形成稀树草原与开阔的林地。的范围温带松树一般远小于那些中高纬度地区。在温带地区及热带地区,松树通常生长在酸性,养分贫乏的土壤。当环境受到干扰,被子植物竞争力降低后,松树在其自然分布范围内外都能传播到更有生产力的地方。火烧可驱使栖地演替出几乎纯的松树林(理查德森, 1998)。

    在其自然分布范围之外,较喜欢温带气候区,降雨量是影响生长率的一个较为重要的因素。在松树的引入地区,以Pinus radiata为例,它能生长沙地上,能容忍盐雾和一些霜冻,因此它可以大量生长在沿海地区到高海拔地区。它仅需要600豪米的年降雨量。在纽西兰,比较有利于松树幼苗建立植物族群的地方包括裸地,草地,较不喜欢灌木地,也不喜欢森林地。有些种可能建立在再生森林的开口(DOC, 2005)。

    一般影响
    至少有19种松树可视为入侵性物种(理查德森, 1998a)。松树入侵主要的影响是增加栖地的树木量,这些地方以前没有树木或树木很少(理查德森, 1998)。很多松树都是非常杰出的拓殖者,很能适应环境,使他们成为入侵者(Hughes and Styles, 1989; Fagg and Stewart, 1994; Richardson et al., 1994; Richardson, 1998; in Richardson, 1998a)。当野生松树结球果时,一次强风就可能它散播到很大的面积上(DOC, 2005)。全球气候迅速变化,改变了干扰和养分机制,使栖地破碎化,很可能进一步扩大松树的全球入侵(理查德森和赖马内克, 2004)。目前大多是入侵草地和灌木林,只有经过相当大的干扰后,才会入侵森林和林地。人类对森林和林地干扰增加,有可能使这些栖地更容易受到松树以及其它物种入侵(理查德森和赖马内克, 2004)。一些松树的原生地,其分布范围和密度也增加了(理查德森, 1998)。

    松树入侵会使流域内水文受到重大的影响,水流量会减少,这会影响水生生物群和人类的水源。南非fynbos生态系统的林火机制发生变化,使草原变成灌木林和松树林(理查德森, 1998)。松树的入侵与林火和其适应新的林火的机制关系密切。一些外来的松树可以利用森林大火造成的环境。这些松树是耐火的品种,种子很小,种子翼载低,短幼株期,球果无延迟开裂特性很明显(需要林火的热量来释放种子),成株不耐火烧(理查德森, 1998)。在入侵窗口期间对原生植物往往较无竞争力,(约翰斯通, 1986,在理查德森, 1998)。松树森林比起一般本地植被提供给野生动物的利益较少,会降低入侵区本地生物多样性(DOC, 2005;理查德森, 1998;理查德森, 1998a;布斯塔曼特和西莫内蒂, 2005) 。入侵环境中密集的松树林,会改变养分循环和土壤成分(理查德森, 1998)。入侵松树也会影响人类,减少水供应,影响到休闲,并改变景观(DOC, 2005)。
    请点击这里 松树未来的可能影响

    用途
    松树是一个有价值的木材,纸浆,核果和树脂。它们出现在古代神话和仪式,影响了人类的历史,并被用在视觉艺术,散文,诗歌和音乐中。自人类史前时代起,松树已被广泛使用种植在地中海盆地,影响了以下树种的分布,如P. brutia, P. halepensis,P. pinaster and P. pinea(理查德森, 1998)。

    19世纪后半期,欧洲开始大规模种植松树,20世纪大规模的林业扩张使它扩散到世界其它地方(Richardson and Petit, 2005)。17世纪松树首次被引入南半球,直到1880年代才开始大规模的商业种植。他们也被用于控制水土流失,当作防风林和观赏植物(理查德森, 1998)。热带地区主要种植的松树包括P. caribaea, P. elliottii, P. kesiya, P. oocarpa, P. patula, P. pinaster, P. radiata and P. taeda。其它几种中美洲和墨西哥的松树也越来越重要(理查德森, 1998a)。人类使用松树的主要的原因包括,松树的结构简单,树干直,几乎没有分枝,使他们成为理想的木材。他们的生长速度也比其它许多种快,种在花园中也容易管理(理查德森和Petit, 2005)。

    Notes
    下面的松树种被认为有入侵性:P. banksiana (纽西兰), P. canariensis (澳大利亚, 南非), P. caribaea (澳大利亚, 新喀里多尼亚a), P. contorta (纽西兰), P. elliottii (南非, 阿根廷, 澳大利亚), P. halepensis (澳大利亚, 纽西兰, 南非), P. jeffreyi (澳大利亚), P. mugo (纽西兰), P. muricata (纽西兰), P. nigra (澳大利亚, 纽西兰), P. patula (马达加斯加, 马拉维, 纽西兰, 南非), P. pinaster(澳大利亚, Chile, 纽西兰, 南非, Uruguay), P. pinea (澳大利亚, 南非), P. ponderosa (阿根廷, 澳大利亚, 智利, 纽西兰), P. radiata (澳大利亚, Chile, 纽西兰, 南非), P. roxburghii (南非), P. strobus (纽西兰), P. sylvestris (纽西兰) and P. taeda (阿根廷, 巴西, 纽西兰,南非)。其中8种目前被广泛种植在南半球(理查德森, 1998)。

    松树必须在土壤中与共生菌共生才能生长。南半球没有共生菌造成的入侵壁垒,基本上已被引进适合的真菌克服了(理查德森和赖马内克, 2004)。

    地理分布
    原生地:北美和欧亚大陆(理查德森, 1998)。
    已知引进地区:南非,纽西兰,澳大利亚,新喀里多尼亚,阿根廷,巴西,乌拉圭,智利,马达加斯加,马拉维,中国,夏威夷群岛。
    管理信息
    管理松树入侵需要整合一系列策略,从选择合适的造林树种到操作环境条件以阻止入侵(理查德森, 1998)。其中最重要的管理问题,是移除野生松树之后,必需恢复或修复受感染的地方。可用的方法包括种植原生灌木树种,或在侵袭区间隔地种植原生树种,等原生植物长起来,然后移除松树(DOC, 2005)。

    控制野生松树最适当的方法,取决于一些因素,包括侵扰范围大小,树木的密度,树木的大小和年龄,物种类型,区域可及性,区域内原生植被,以及可用的技术和资源(DOC, 2005)。
    请参阅管理方法

    繁殖
    松树繁殖系统有利于基因重组,创造出遗传变异(Ledig, 1998; in Richardson and Rejmanek, 2004)。松树的种子和花粉非常能散播开,单独的先锋植株可用自交的方式建立植群(理查德森, 1998)。松树在8至13年的生命期中,能够生产数千颗种子,环境有利时,可以散播到10公里之外(DOC, 2005)。种子在土壤中可存活约 3年,松针可存活更久(DOC, 2005)。

    种子很轻(<50毫克),幼株期短(<10年),大量结实的时间间隔短(1至4年)是入侵性松树与非侵入松树的区别(Rejmanek and Richardson, 1996; in Richardson and Petit, 2005)。许多稀有的针叶树种展现出相反的特性。入侵性针叶树的种子重量 <5毫克(如P. banksiana),主要局限于潮湿,矿物质丰富的土壤。非入侵性的松树,靠脊椎动物传播(如i>P. pinea, P. strobus)(Rejmanek and Richardson, undated; DOC, 2005)。

    生命阶段
    很多松树都很长寿。P. longaeva记录的年龄达到近5000年(库雷, 1968,在理查德森, 1998)。松树大约 5年后可以生殖((Richardson and Bond, 1991; in Bustamante and Simonetti, 2005)。在纽西兰,P. contortaP. mugo的种子可存活8年, P. radiataP. pinaster可存活10年,P. sylvestrisP. muricata可存活12年,而P. nigraP. ponderosa可存活13年(DOC, 2005)。种植松树的轮换周期约 25年(Lara and Veblen, 1993; in Bustamante and Simonetti, 2005)。
    校订者:: Expert review underway: Dr B. W. van Wilgen. CSIR Natural Resources and the Environment Stellenbosch South Africa
    主要来源: Richardson, D.M. (Ed.). 1998. Ecology and biogeography of Pinus.
    Department of Conservation, New Zealand., 2005. South Island Wilding Conifer Strategy.
    编辑者: IUCN/SSC Invasive Species Specialist Group (ISSG) with support from the Terrestrial and Freshwater Biodiversity Information System (TFBIS) Programme (Copyright statement)
    最后修改: Monday, 13 March 2006


ISSG Landcare Research NBII IUCN University of Auck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