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Invasive Species Database 100 of the worst Donations home
Standard Search Standard Search Taxonomic Search   Index Search

   Euphorbia esula (草本植物)  English   
生态 分布 管理 影响 参考数据 联系


      10 foot trench showing the length of exposed roots (Photo: USDA ARS Archives, USDA ARS) - Click for full size   Grassy area invaded by leafy spurge (Photo: William M. Ciesla, Forest Health Management International) - Click for full size   Foliage of leafy spurge at peak of fall coloring (Photo: William M. Ciesla, Forest Health Management International) - Click for full size   Young plant (Photo: Norman E. Rees, USDA ARS) - Click for full size   Seed heads (Photo: Norman E. Rees, USDA ARS) - Click for full size   Leafy spurge (Photo: John M. Randall, The Nature Conservancy) - Click for full size   Cows grazed at bottom of picture but no further (Photo: Randy Westbrooks, U.S. Geological Survey) - Click for full size   Broken stem exuding latex sap (Photo: Norman E. Rees, USDA ARS) - Click for full size   Root (Photo: USDA ARS Archives, USDA ARS) - Click for full size   Leafy spurge stand (Photo: Steve Dewey, Utah State University) - Click for full size
    学名: Euphorbia esula (Linnaeus)
    同种异名: Euphorbia gmelinii (Steudel), Euphorbia intercedens, Euphorbia pseudovirgata, Euphorbia virgata (Waldst. & Kit.), Euphorbia zhiguliensis (Schur), Galarhoeus esula, Tithymalus esula
    俗名: Esels-Wolfsmilch (German-Germany), euphorbe feuillue (French), euphorbia (English), euphorbia esule (French), faitours-grass (English), Heksenmelk (Swedish-Sweden), Hungarian spurge (English), leafy spurge (English), Scharfe Wolfsmilch (German-Germany), spurge (English), vargtoerel (Swedish-Sweden), wolf's milk (English)
    生物类型: 草本植物
    原产于欧洲与温和的亚洲,乳浆大戟(Euphorbia esula) (叶茂盛的泽漆) 在世界各处被发现, 除了澳洲。这种入侵植物会形成庇荫,取代原生植物,同时也会吸收掉营养和水分。其毒素会使得植株下无法生长出其它植物。
    物种描述
    乳浆大戟(Euphorbia esula)茎无毛,非木质,萌檗自冠状的木质根部。叶互生,雾面,长矛状,带蓝绿色。它的高度范围从 5-90 公分。夏季时会长出黄色花苞,在茎顶形成一簇黄绿色的花。会密集生长。辨识特征为切割或撕裂时会喷出乳白色汁液。
    出现在:
    农业区, 天然林, 市区, 杂草 /受干扰, 矮丛/灌木, 范围 /草原
    栖息地描述
    乳浆大戟喜好充足的日照和干燥的土壤,但同时也能适应其它环境,如路旁。E. esula被发现于草原、莽原、矮树林。
    一般影响
    乳浆大戟的根系广泛,可至地下4.5公尺深,横向生长也可达10公尺。会与原生植物竞争资源,透过发达的根系抢夺营养和水分,长出新的地上部,遮蔽光线,并分泌毒素抑制附近的植物生长。这些毒素也会使牛、马不敢靠近。乳浆大戟的大举入侵,会取代富含营养的牧草,但本身却没有营养价值。早春时会大量出现,遮蔽光线导致生长在其下的植物死亡。从生长期开始到开花之前,若有地上部植株受损,发达且恢复力强的根系,能够迅速长出新的地上部。到了仲夏,则会产生大量的花粉和种子,而且种子的产量达每公顷3400磅,这不但是为了来年春天预作准备,也可让植物本身分布到更远处。若不小心接触到乳浆大戟的乳白色汁液,轻则皮肤不适,重则导致失明。牧场的牲畜如牛、马、羊觅食的时候通常会自行避开乳浆大戟,但如果真的吃了下去,则会引起消化系统不适、虚弱,甚至死亡 (D'Ancona, J., 2004)。
    用途
    乳浆大戟(Euphorbia esula)是羊与山羊的一个好的食物来源。
    地理分布
    原生地E. esula是原产于欧洲与温带的亚洲。
    已知引进地区 E. esula现在在世界各处被发现, 除了在澳洲之外。
    管理信息
    物理方法:用手拔除与砍筏,已经确定是无效的,而且实际上会增加传布。

    化学方法:因为根系妨碍除草剂的向下运动,所以化学的控制不是完全有效。大多数侵犯的范围是如此宽的以致喷洒是不实用、太昂贵的。同时,大多数E. esula除草剂,对我们需要的阔叶植物有害。除草剂与燃烧可能是有效的如果重复而且在适当的时间做。

    生物方法:生物控制似乎是最可行的管制措施。可以考虑的物种是 cerambyciid 长角甲虫、chrysomelid 跳蚤与cecidomyiid 蚊。羊与山羊会大量啃食此植物,也已经被显示在控制这个植物的传布方面是有效的。

    整合管理:研究表明使用综合的叶大戟控制方法,效果优于单一办法。叶大戟控制计划的生态区域管理 (小组) 发现 IPM(整合有害生物管理办法) ,使用多个工具整合的策略 (除草剂, 跳甲虫,羊与烧) 在控制计划中,证明是有效的.(Anderson et al., 2003) Aphthonaspp 组合使用是有效的。跳蚤使用在叶大戟控制与生物控制剂族群,人们发现,叶大戟密度更快速减少,当 使用 A. nigriscutis或者将 A. czwalinaeA. lacertosa混合使用,再结合秋天时使用的 2,4-D ,效果超过任何单独的方法。

    使用组合治疗减少叶大戟密度,会比单独使用草剂或生物控制剂,快 3-5 年,而且一旦减少,Aphthona 跳蚤甲虫维持可接受的控制为至少 7 年。春天使用的除草剂除去了成虫食物来源,不利跳蚤甲虫建立族群,但是应用在秋天的除草剂没有减少跳蚤甲虫建立族群或它的繁殖。组合治疗中使用建立族群的 Aphthonaspp 最成功,没有在大小方面增加或减少叶大戟密度的族群。土地管理者会了解使用组合治疗和单独使用除草剂相比,可以节省三至五成费用。(Lym et al., 2002)

    一项温室里的研究,使用隔绝的小盆栽植物 E. esula/ E.virgataFusarium oxysporum Rhizoctonia solani的组合,或真菌与跳蚤甲虫 Aphthonaspp 的成虫和幼虫,对 E. esula/ E.virgata的伤害率显著较大,超过任何单独的方法。研究结果支持了一个想法,补充跳甲族群与植物病原体,可以成为一种有效的手段。

    繁殖
    乳浆大戟会在开始生长后的第二年开花。每一株乳浆大戟最多可产生200粒种子,发芽率为60%~80%。它的侧面次生根也会长新芽。蒴果成熟后会弹开,把种子射到距离母株4.5公尺远的地方。植株顶端和根部都会发出新芽。
    生命阶段
    乳浆大戟(Euphorbia esula)是多年生。有时可见到黄绿色的鲜艳花苞。种子的休眠期可长达7年。 植株的最长寿命还未纪录。
    这个物种被列为世界百大入侵种
    校订者:: Rodney G. Lym, Department of Plant Sciences, North Dakota State University
    编辑者: Profile revision: National Biologic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 (NBII) & IUCN/SSC Invasive Species Specialist Group (ISSG)
    最后修改: Thursday, 3 June 2010


ISSG Landcare Research NBII IUCN University of Auck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