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Invasive Species Database 100 of the worst Donations home
Standard Search Standard Search Taxonomic Search   Index Search

   Ulex europaeus (乔木, 灌木)  English  français   
生态 分布 管理 影响 参考数据 联系


      Photo: Staff CDFA, California Dept. of Food & Agriculture, 
Integrated Pest Control Branch. © 2001 CDFA - Click for full size   Infestation of Ulex europaeus at Dunedin, New Zealand (Photo: Colin Wilson) - Click for full size   Infestation of Ulex europaeus on the Banks Peninsula, New Zealand (Photo: Colin Wilson) - Click for full size   Flowers of Ulex europaeus on the Banks Peninsula, New Zealand (Photo: Colin Wilson) - Click for full size   Photo: Sherry Ballard ©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 - Click for full size   Photo: Staff CDFA, California Dept. of Food & Agriculture, 
Integrated Pest Control Branch. © 2001 CDFA - Click for full size   Photo: J.P.Clark, California Dept. of Food & Agriculture, Integrated Pest Control 
Branch. © 2001 CDFA - Click for full size
    学名: Ulex europaeus L.
    同种异名:
    俗名: ajonc (French), ajonc d'Europe (French), bois jonc (French), chacay (Brazil), furze (English), Gaspeldoorn (Dutch), genêt (French-Reunion (La Réunion)), Ginestra spinosa (Italian), gorse (English), jonc marin (French), kolcolist zachodni (Poland), picapica (Brazil), Stechginster (German), Tojo (Spanish), vigneau (French), vIrish furze, whin (English), zépinard des hauts (French-Reunion (La Réunion))
    生物类型: 乔木, 灌木
    欧洲荆豆乃多年生多刺的长绿灌木。生成浓密无法穿越的灌木丛,使得动物无法进入。常出现在干扰地、草地、矮树丛、森林边缘、海岸环境和潮湿的地区。欧洲荆豆(Ulex europaeus)一旦建立族群,就会是一个非常成功、强韧的植物,而且非常有竞争力,会替换掉原生农作物,并且藉由固定氮,改变土壤使土壤变酸。它创造严重的林火危险,由于丰富枯死材料与它的多油、高度易燃的树叶与种子。在欧洲荆豆(Ulex europaeus)替换草或草本植物后,常会使植物之间被的土壤裸露,增加陡坡的侵蚀。成熟时多针、大部份不适口,欧洲荆豆(Ulex europaeus)侵入牧场后,会减低牧地品质。欧洲荆豆会在森林下层干扰农作; 增加的修剪与除草的花费,而且干扰松类苗木的生长。
    物种描述
    多枝灌木 6-20 公寸[dm] 高; 嫩枝通常尖端有刺,嫩枝有一些绿灰色,有鬃毛或茸毛。叶子 4-14 mm 长, 通常尖端有刺。花萼黄色, 12-16(-20) mm 长, 整个有浓密的绒毛; 花冠黄色, 15-20 mm 长。荚 11-20 mm 长, 6-8 mm 宽的, 些微扁长形, 有浓密的绒毛。种子 1 - 4 ,褐绿色, 肾脏形的。(Wagner et al., 1999. In PIER, 2002)
    相似物种
    Ulex minor

    More
    出现在:
    人造林, 农业区, 天然林, 杂草 /受干扰, 水道, 沼泽地, 沿岸地区, 矮丛/灌木, 范围 /草原
    栖息地描述
    金雀花固定氮的能力让这一个植物能在土壤贫瘠的地方扩展族群,进而支配该区域。金雀花从土壤吸取植物营养素,如钙,镁,钠,使养分产生动态变化,而使土壤贫瘠。(IPM, 2000) 金雀花的地理分布主要地取决于温度。它在干燥的气候不能存活,在极热与极寒冷的大陆区域也不能存活。白天长度也可能影响它的纬度分布,短日照会抑制成熟,阻碍枝条的形成和开花。(IPM, 2000) 金雀花会长在大多数土壤类型上,包括有机内容物少于 4%的酸性土壤。(Zabkiewicz 1976; Hoshovsky 1986. 在 IPM, 2000)

    金雀花在土壤湿度和排水良好的背阳坡,生长良好。金雀花常出现在土壤退化或受干扰的地区,如路旁,牧场,砂砾平原,砍筏后的森林或其它干扰过后的地区。

    在夏威夷,长在空旷地及路旁,海拔760-2,000公尺,形成致密,单型灌丛。(PIER)
    一般影响
    Ulex europaeusis是五个国家的主要杂草.(R. Hill, pers. Comm.) 它非常具有竞争力,会取代农作物和原生植物,并会固定氮,改变土壤条件和使土壤酸化。(Egunjobi, 1969; Grubb 与 Suter, 1970) 它创造了一种极端的火灾危险性,因为它油性、非常易燃的叶子和种子,和丰富的枯枝。它不只增加火灾的风险,也比大多数杂草产生更热的火。(MacCarter 与 Gaynor 1980, 在 IPM, 2000) 火灾风险的增加威胁天然植被边缘。(R. Hill, pers. Comm.)

    由于植物的各种不同特性,在金雀花个别植株之间的土壤经常会裸露,因而增加陡坡的侵蚀,。成熟的金雀花多刺、大部份不好吃,侵入牧场后会降低牧场品质。森林下层的金雀花,会干扰农业操作,增加修剪与间伐费用,也会干扰针叶树幼苗生长。它将食草动物排拒在牧场与牧草之外。(Richardson and Hill, 1998;Tulang, 1992).
    用途
    从西欧引进作为观赏灌木或树篱灌木 (CDFA) 。它能使土地恢复,而且已经被用作一个树篱植物与用来固定干的沙质河岸。在贫瘠的土地,它是牛与小马的食物来源,从前人们会把刺移除之后,用来作马的饲料。(Binggeli, 1997) 它是用来作为观赏灌木,树篱植物、花粉 (纽西兰蜜蜂)、药材,花卉,特别是复活节彩蛋的染料,以前作为燃料,粮食和牲畜防风林。(Blood, Kate. pers.comm. 12 January 2001). 从种子提取的凝集素,会选择性地使某些糖蛋白和免疫蛋白凝结,被广泛的应用在组织分型。(Audetteet al., 2000) 它有时会扮演本土植群再生的保护作物,但是有时不会。(Lee et al., 1986).
    Notes
    金雀花的地理分布主要地取决于温度。它在干燥的气候不能存活,在极热与极寒冷的大陆区域也不能存活。白天的长度也可能影响它的纬度分布,白天短的情况会阻碍成熟,无法发芽与开花。(IPM, 2000)

    金雀花是一个成功的侵入物种因为它能:(1) 固定氮; (2) 酸化(至少暂时),贫化土壤; (3) 在多种类型土壤上存活; (4) 生产大量耐热、长命型种子; (5) 经过清理或火灾扰乱后,能快速地藉由种子与残枝再生。(Hoshovsky, 1989)
    地理分布
    原生地:欧洲、英国与爱尔兰的西方海岸,与可能地意大利。自然限制区,南方从葡萄牙附近,向北至荷兰/丹麦.(R. Hill, pers. comm.) 归化在挪威、瑞典、波兰与瑞士 (Holm et al., 1997)。它在意大利,欧洲中部与北非山区的现况不确定。(R. Hill, pers. comm.)
    已知引进地区:哥斯达黎加、海地、牙买加、巴拿马、千里达托贝哥共和国、阿根廷、福克兰群岛、智利巴西、哥伦比亚、玻利维亚、厄瓜多、乌拉圭、印度、斯里兰卡、土耳其、阿尔及利亚、南非、坦尚尼亚、海伦娜圣 (ILDIS) 、夏威夷、澳洲、加拿大、中国、印度尼西亚、纽西兰、美国,模里西斯与 La 留尼旺岛.(Tassin 与 Riviere, 1999)
    管理信息
    预防措施:一个针对夏威夷与其它太平洋岛屿的欧洲荆豆(Ulex europaeus)的风险评估,由Kaulunani 都市森林计划与美国森林服务部赞助,Dr. Curtis Daehler (UH Botany)执行。外来植物检查系统衍生自 Pheloung et al。(1999) 具有较小的修正作为太平洋的岛时使用.(Daehler et al., 2004) 结果是 20 分,建议如下:可能在夏威夷与其它太平洋岛屿上引起重要的生态或者经济的伤害,WRA 分数很高,以夏威夷和其它世界各地公开的生物学描述信息为依据 。

    澳洲的欧洲荆豆(Ulex europaeus)风险评估,执行者是太平洋岛屿濒危生态(PIER), 使用澳洲风险评估系统.(Pheloung, 1995) ,结果是 26 分,建议如下:应拒绝此植物进口 (澳洲) 或此物种可能是一个有害生物 (太平洋) 。

    文化教育:在奥勒冈州,森林管理员使用生长快速的树种荫遮住金雀花。这技术也已经被用于纽西兰与夏威夷。金雀花繁茂处中的种植耐酸、生长快速的物种可能最后荫遮住没有比较进一步的管理努力的金雀花。(IPM, 2000) McCarter and Gaynor (1980; in IPM, 2000) 报告指出,白色苜蓿 ( Trifolium repens) 与共生体 Rhizoctonia真菌的竞争组合,将避免金雀花建立在牧场品种与因金雀花造成落叶的树种之中极端竞争的情形。也有一种说法指出,一个健康、草地肥沃、不过度利用的牧场,比管理不良的牧场更能对抗金雀花入侵.(BOPRC, 未标日期的)

    综合管理:金雀花的成功清除需要一个方法的组合:好的牧场管理, 好的放牧管理与适当后续的除草剂施用.(AgResearch, 1999)

    按这里 关于物理、化学、生物控制 的信息

    营养
    在土壤酸碱质 4.5-5.0 生长最佳。(Meeklah 1979, 在 Hoshovsky, 1989) 它将长在大多数土壤类型 (Meeklah 1979) 上, 来自于 " 好的淤泥土壤对简单的大圆石 " 。(Birdling 1952, 在 Hoshovsky, 1989) 记录显示,它在蛇纹岩土壤上生长良好 (Coombe and Frost 1956),虽然它极少长在高石灰质土壤 (Chater 1931)。在纽西兰,荆豆金雀花很容易侵入有机物少于 4% 的低的生产力牧场的土壤。(Matthews 1982, in Hoshovsky,1989) 当土壤饱含湿气时,最适合它生长(Dancer et al.1977),阴暗坡比日照坡更适合它。(Birdling 1952, 在 Hoshovsky, 1989) 根据博伊德 (1984) ,金雀花在地下水丰富的地方,容易繁衍,而 Zabkiewicz(1976)则断言,金雀花在水流良好的地方,容易繁衍.(Hoshovsky, 1989) 金雀花的根瘤中,有固定氮的细菌,此菌为好氧性细菌。(Zabkiewicz 1976, 在 Hoshovsky, 1989) 如果根被水淹没、细菌新陈代谢减慢。(Zabkiewicz 1976, 在 Hoshovsky, 1989)
    繁殖
    夏季中至季末,金雀花露出花芽。如果够温暖,很高比例的芽,会在秋季末成熟并生产果荚。气候较冷的秋天或冬天时,几乎没有花,而且大多数芽在春天同步地开花。(希尔 et al., 1991) 大多数种子落在灌木林下,而且只有少数落下超过 4 公尺。(Hill et al., 1996) 几乎所有的种子有一个坚硬防水外膜-避免立即发芽。种子很小,平均每公斤 150,000 粒,每平方公尺 500-600 粒,有时高达每平方公尺 20,000粒,在土表 2.5 公分内。
    生命阶段
    种子发芽率,随地点而异。一项研究显示,他们留在土壤中超过 30 年仍有活力,曾有休眠 70 年的纪录。(Zabkiewicz 1976. Hoshovsky, 1989) 在纽西兰,实验显示出 90% 的种子将会在 20 年之后在两个位置消失,但是在 200 年之后会在三个位置消失 (Hill et al., 1996)
    这个物种被列为世界百大入侵种
    校订者:: Dr Richard Hill, Richard Hill Associates. Christchurch. New Zealand.
    编辑者: IUCN SSC Invasive Species Specialist Group
    Updates with support from the Overseas Territories Environmental Programme (OTEP) project XOT603, a joint project with the Cayman Islands Government -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最后修改: Monday, 4 October 2010


ISSG Landcare Research NBII IUCN University of Auck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