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Invasive Species Database 100 of the worst Donations home
Standard Search Standard Search Taxonomic Search   Index Search

   Crepidula fornicata (軟體動物)  English 
生態 分佈 管理 影響 參考資料 聯繫


      Crepidula fornicata (Photo: Erwan Amice) - Click for full size   Crepidula fornicata on scallop (Photo: Erwan Amice) - Click for full size   Crepidula fornicata impact - with one scallop (Photo: Erwan Amice) - Click for full size   Effects of infestation of Crepidula fornicata (Photo: Erwan Amice) - Click for full size   Crepidula fornicata on scallop (Photo: Erwan Amice) - Click for full size   Crepidula fornicata impact - with one scallop (Photo: Erwan Amice) - Click for full size
    學名: Crepidula fornicata (Linnaeus, 1758)
    同種異名: Crepidula densata Conrad, Crepidula maculata Rigacci, Crepidula mexicana Rigacci, Crepidula nautiloides auct. non Lesson, Crepidula roseae Petuch, Crepidula violacea Rigacci, Crepidula virginica Conrad, Crypta nautarum Mörch, Patella fornicata Linné
    俗名: American limpet (Great Britain), common Atlantic slippersnail (USA), crépidule (France), oyster-pest (Great Britian), Pantoffelsnecke (Germany), slipper limpet (USA), Toffelsneg (Sweden)
    生物類型: 軟體動物
    大西洋舟螺(Crepidula fornicata)是一個雄性先熟雌雄同體的軟體動物,這意味著,此動物以雄性的姿態開始他們的生活,隨後可能會改變性別,發展成為雌性。這個物種可以容忍範圍寬廣的環境條件。在波浪打不到的遮蔽區,其族群發展特別好,如海灣,河口或島嶼有遮蔽的側邊。大西洋舟螺會與其他濾食性無脊椎動物競爭食物和空間,而且往往大量出現。很少有管理方法可用來打擊此物種。有些地區嘗試使用挖除的方法,清除牡蠣床上的舟螺,但得出的結論是此物種的進一步蔓延無法阻止。
    物種描述
    大西洋舟螺(Crepidula fornicata)的殼是橢圓形,長可達 5 cm,塔尖很短。殼口很大有一個板架或隔板,長度是體長的一半。外殼光滑有不規則的生長線,顏色是白色,奶油色,黃色或粉紅色,有紅色或褐色條紋或斑點。大西洋舟螺經常12個螺彎曲串鏈在一起。大型螺會串鏈出現在底部,接近頂部逐漸以小型螺居多。(MarLIN, 2003)
    相似物種
    Crepidula spp., Crepidula convexa, Crepidula onyx

    More
    出現在:
    河口棲息地, 沿岸地區, 海洋棲息地
    棲息地描述
    舟螺經常大量出現在淺水海灣和潮間帶地區,在那裡他們可能會接觸到溫度和鹽度快速波動。在新英格蘭和加拿大,大西洋舟螺(Crepidula fornicata)常見於潮間帶和亞潮間帶淺水區,而在佛羅里達州他們只會出現在亞潮間帶(Collin, 2001)。在波浪打不到的遮蔽區,其族群發展特別好,如海灣,河口或島嶼有遮蔽的側邊。此物種被發現在各種底質,但在底質為泥或混合泥的地區最豐富。在波浪能量較低的環境中,大西洋舟螺也可以生存在沙子或砂礫底部,外殼不斷積累的結果,可能會形成一個生物性的硬質底部(CIESM, 2000)。
    大西洋舟螺被發現在各種底質(岩石,礫石,砂,泥...),變態期也會出現在金屬,塑膠,棚架上,幼蟲需要一個硬的底部,所以需要沙質或礫石底部。但是,隨著密度增加,由於本身的生物排遺和懸浮物質的堆積,底部會變成越來越混濁的泥沙並且缺氧。這可以解釋為什麼最大密度被發現在泥質底部(Blanchard, M., Pers.comm., 2005)。
    歐洲的族群主要棲息在亞潮間帶地區0和20公尺之間(Blanchard, 1997; Thielteges)。
    一般影響
    有報導指出,大西洋舟螺(Crepidula fornicata)會改變沉積物特性(大量移除水體中的懸浮有機物質和沉積物)。另據報導,也會減少某些超底棲物種的豐度(如糠蝦)(Vallet 等人, 2003)。其他研究顯示(de Montaudouin 等人, 1999),在沒有其他大型底棲動物的地方,大西洋舟螺不會影響底棲生物群落和空間的競爭關係,反而會使棲地變得多樣化。
    JNCC(2002)報告指出,大西洋舟螺會和其他濾食性無脊椎動物競爭食物和空間。它被認對養殖牡蠣有害,會爭奪空間和食物,而且他們會使底部沉積污泥,不適合牡蠣生存。de Montaudouin 等人 1999年的一些實驗研究顯示,大西洋舟螺與牡蠣的競爭,其族群並沒有表現出很大的重疊,而大西洋舟螺能提供下層物種所需的堅硬底質,其對牡蠣的競爭影響,可能遠小於牡蠣之間自己互相競爭(種內競爭)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Grall and Hall-Spencer(2003)報告指出,大西洋舟螺是造成英國很多地方藻類棲息地減少的原因之一。活的藻類葉狀體被沈積的淤泥,因而死亡,嚴重改變藻類棲地。
    造成英國藻類棲息地減少的其它主要原因,是工業開發,最嚴重的是吸取和挖除成噸的藻類,其次把成噸的沉積物和懸浮物質排放在藻床上或附近(Blanchard, M., pers. comm., 2005)。
    Le Pape 等人, 2004年發現此入侵物種對在法國比斯開灣沿海繁殖區的歐洲鰨幼體的密度產生負面的影響。
    其它影響包括增加沉積物,當它的密度增加時,附著性動物群也會增加,穴居動物會逐漸消失(Blanchard, M., Pers.comm., 2005)。
    用途
    Vallet 等人, 2001年報告指出,在聖布魯克灣,大西洋舟螺可能會對超底棲社群產生重大影響,會增加物種數量和多樣性。這是因為,死亡和活的大西洋舟螺能提供新的可供躲藏的棲地,給游泳緩慢的十足類等動物。Grady 等人(2001)認為,大西洋舟螺可以用來判斷其宿主鱟的年齡,如果鱟已經完成蛻皮或成鱟不常蛻皮,具有某種程度的準確性。
    Notes
    JNCC(2002)報告指出,大西洋舟螺在進口美國牡蠣Crassostrea virginica時被附帶地引入。此物種的大洋性幼蟲階段也很容易經由船舶壓艙水傳播。歷史性的族群(現在已經滅絕)也被夾帶在美國硬殼蛤(Mercenaria mercenaria)中引入。1932年,法國在的議會的鼓勵下銷毀大西洋舟螺。在赫爾福德河(埃塞克斯),英國當局還出錢購買大西洋舟螺,1949年時每隻5先令,但由於它日益增加的擴散,1953年時每隻只有1便士,(de Montaudouin 等人, 1999)。
    同科的其它種包括歐洲地中海的C. unguiformis, C. moulinsi,美國大西洋岸的 C. convexa, C. onyx, C. plana, C. maculosa, C. acta, C. janacus,美國太平洋岸的C. grandis, C. aduncta, C. nummaria,中美洲的 C. onyx, C. arenata, C. excavata, C. incurva, C. lessoni, C. striolata, C. uncata,南美洲的C. philippiana, C. fecunda, C. dilatata, C. arenata, C. onyx, C. protea, 南洲的C. porcellana, C. rugosa, C. aculeata,亞洲的C. onyx, C. walshi, C. grandis,紐西蘭的C. costata, C. monoxyla,澳大利亞的 C. immersa, C. aculeata. (Blanchard, M., pers. comm., 2005)。
    地理分佈
    原生地:大西洋海岸,太平洋海岸和墨西哥灣。密西西比州,麻州,佛羅里達州,新罕布什爾州,北卡羅來納州,康涅狄格,紐約,新澤西,維吉尼亞州,喬治亞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德州在美國。新斯科舍省,愛德華王子島和新不倫瑞克省在加拿大和墨西哥(馬林, 2003)。
    已知引進地區:荷蘭,法國,意大利,英國,丹麥,挪威,瑞典和西班牙(MarLIN, 2003)。
    管理資訊
    預防措施:澳大利亞使用推論的方法,鑑別可能有害的海洋生物(Hayes, K.R., et al., 2002),提出了一種歸納的危險評估協議,它很簡單,不需要大量的數據,將有害物種的危害區分為高,中,低等級。危害等級由此物種的入侵可能性和潛在的影響決定。入侵可能性依照世界各地的感染區和澳大利亞之間的所有船隻動向,加權計算。潛在影響區分為人類健康,經濟和生態影響。這些評估採用網路問卷發送到世界各地的專家。
    分析結果建議大西洋舟螺(Crepidula fornicata)的危險評估如下:
    對人類的影響:危害等級低--潛在影響等級低,入侵可能性低
    對生態和經濟的影響:危害等級中等--潛在影響等級低到中等,入侵可能性中等。
    機械方法:有些地區嘗試使用挖除的方法,清除牡蠣床上的舟螺,但得出的結論是此物種的進一步蔓延無法阻止。挖除法會連帶挖除表層沉積物。研究顯示,這一行動對藻類棲息地的影響,可能比對腹足類的影響還要嚴重,因為清除活的藻類覆蓋,會導致棲息地長期的破壞(Grall and Hall-Spencer, 2000)。
    物理方法:法國的大西洋舟螺群群量很大,聖米歇爾海灣約150, 000 公噸,聖布克灣約250, 000公噸,布雷斯特灣約50, 000公噸...一個五年的採集和處理計畫,由布列塔尼的漁民和牡蠣養殖戶,在生物量超過每平方公尺進行。這項調查是由法國海洋開發研究所進行。一年內大約採集了 30, 000公噸,處理後作為農業用途和鈣質和及有機質原料(Blanchard, M., Pers.comm., 2005)。
    營養
    大西洋舟螺(Crepidula fornicata)吃懸浮微粒,是少數的海洋腹足類動物,分佈在海灣和河口(硝酸鹽和磷酸鹽排放過剩造成優養化污染,導致生態系統受到干擾,例如物種自然組成改變或接近底部的地方缺氧)。它不僅主要吃各種大小和形式的浮游藻類,也會吃底部的藻類,碎屑及細菌。法國正在進行一些牡蠣養殖池塘的營養通量模型實驗和貝類床管理實驗(Blanchard, M., Pers.comm., 2005)。
    MarLIN (2003)報告指出,要讓大西洋舟螺得到最佳的生長和繁殖,需要餵食三角褐指藻每天每克體重5 × 108藻細胞。
    繁殖
    大西洋舟螺(Crepidula fornicata),常會堆疊在一起,年輕的雄性會疊在較大的雌性殼上,因為它是一個長命的雄性先熟的雌雄同體動物,表現出一種特殊的交配系統。這意味著,此動物剛開始是雄性,隨後可能會改變性別並發展成為雌性。體內交配,幼體在被釋出前,會群集在一起形成一個卵囊。雌性大多一年產卵兩次,通常在小潮後產卵。每隻雌螺產卵數隨地點而異,一般是5000到30000顆。實驗室試驗顯示,孵化後,每隻雌螺釋放大約4000個幼體(MarLIN 2003)。
    生命階段
    大西洋舟螺(Crepidula fornicata)幼苗會單獨沉降,或沉降在現有的螺鏈之上。如果它單獨沉降,會先成為雄性,很快地就會變成雌性,特別是當其他螺沉降在它上面,開始要形成螺鏈的時候。在一疊螺中只有最底部的雄螺會變性,變性大約需要60天,在此期間,陰莖會消失,發展出雌性囊袋和腺體。如果一個幼苗沉降在現有的螺鏈之上,可以長時間一直保持雄性(最長 6年),顯然是被底部雌螺釋放的費洛蒙,維持其雄性性別(Fretter & Graham, 1981 in MarLIN, 2003)。大西洋舟螺有一個浮游幼體階段(Pechenik等人, 2002),可能有助於其自然傳播。浮游幼體在游泳和攝食數週(2至4)後,會變態成為面盤幼體(Pechenik, 1990; Pechenik 等人, 2002),此時他們會開始接收外部信號來變態,例如成螺的費洛蒙和微生物膜(Pechenik, 1980; Pechenik and Heyman, 1987; McGee and Targett, 1989; Pechenik and Gee, 1993; Pechenik 等人, 2002)。在實驗室試驗中作者的結論是,在沒有外部信號的情況下,幼蟲期可能會至少多維持10天(Pechenik and Lima, 1984; Zimmerman和Pechenik, 1991; Pechenik 等人, 2002)。最終,幼蟲會在缺乏明顯的外部信號的情況下,自發性地變態(Pechenik, 1984; Pechenik and Lima, 1984; Pechenik 等人, 1996a; Pechenik 等人, 2002)。Collin (2001)報告指出,大西洋舟螺常會附著在岩石或牡蠣殼上,這不利於成螺傳播。然而,此物種也會附著在馬蹄蟹的殼上(Botton & Ropes 1988),這可能偶爾有助於長距離傳播。人類的活動也可能促進其傳播,如經由船舶的壓艙水傳播(JNCC, 2002),或經由水產養殖業意外地傳播(Blanchard, 1997)。
    校訂者:: Frederique Viard and Lise Dupont "Evolution et Genetique des Populations Marines" Station Biologique de Roscoff France
    Michel Blanchard IFREMER France.
    主要來源: MarLIN, 2003., Crepidula fornicata
    de Montaudouin et al. 1999., Does the slipper limpet (Crepidula fornicata, L.) impair oyster growth and zoobenthos biodiversity? A revisited hypothesis.
    Blanchard, 1997., Spread of the slipper limpet Crepidula fornicata in Europe. Current state and consequences
    Collin, 1995., Sex, size, and position: a test of models predicting size at sex change in the protandrous gastropod Crepidula fornicata
    Pechenik et al. 2002., Relationships between larval nutritional experience, larval growth rates, juvenile growth rates, and juvenile feeding rates in the prosobranch gastropod Crepidula fornicata
    編輯者: National Biologic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 (NBII) & IUCN/SSC Invasive Species Specialist Group (ISSG)
    最後修改: Tuesday, 7 June 2005


ISSG Landcare Research NBII IUCN University of Auck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