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Invasive Species Database 100 of the worst Donations home
Standard Search Standard Search Taxonomic Search   Index Search

   Clidemia hirta (灌木)  English  français   
生態 分佈 管理 影響 參考資料 聯繫


      Leaves of Clidemia hirta - Click for full size   Flowers of Clidemia hirta - Click for full size   General appearance of Clidemia hirta - Click for full size   Leaves and flowers of Clidemia hirta at Marihat in northern Sumatra, Indonesia (Photo: Colin Wilson) - Click for full size   Leaf and flower of Clidemia hirta at Marihat in northern Sumatra, Indonesia (Photo: Colin Wilson) - Click for full size
    學名: Clidemia hirta (L.) D. Don
    同種異名: Melastoma hirtum L.
    俗名: clidemia, clidémie hérissée (French), faux vatouk, Hirten-Schwarzmundgewaechs (German), kaurasiga, kauresinga, Koster's curse (English), kúi, mbona na mbulamakau, ndraunisinga, roinisinga, soap bush (English), tabac-bœuf (French-Reunion (La Réunion)), vuti
    生物類型: 灌木
    侵入的灌木毛野牡丹藤(Clidemia hirta)是一個熱帶森林的麻煩問題,正在威脅引入地區的下層植物,它侵入森林間隙,阻止本土植物再生。毛野牡丹藤(Clidemia hirta)的傳佈已經證明與土讓擾動有關,特別是由野豬及其他入侵入動物引起的土讓擾動。在夏威夷群島,它對本土生態系統產生負面影響,並且難以控制。可怕的是,它對其他地區也會有相似的影響,例如各個印度洋上的島嶼(塞錫爾群島)、馬來群島半島、與密克羅尼西亞(帛琉)。
    物種描述
    Koster curse是一個粗糙的多年生灌木可以長到 2 公尺高。莖被紅色剛毛覆蓋著,剛毛隨著年齡顏色變淺。葉對生、單一且有柄的。卵形至長方形的葉片是多毛的具有圓鋸齒狀的邊緣。表面有皺褶。五條主要的葉脈在葉的基底開始而且延伸到頂。花是圓錐花叢,開在終端或腋窩。花萼有五個多毛的線圓形突出,在長的壺狀花冠萼筒的頂上部。花冠由五瓣小白色花瓣組成。多毛、卵形的果實,有很多藍黑色的漿果。(Weedy Plants of the US Undated)
    出現在:
    天然林, 河岸區, 矮叢/灌木, 範圍 /草原, 雜草 /受干擾
    棲息地描述
    C. hirta在其原生地,不會出現在森林,但是引入其他地區後卻是一個熱帶森林的活力充沛的侵略者。對於 C. hirta在其原生地不會出現在森林下層植物的可能原因,部分來自天敵強大的壓力。(DeWalt Denslow 與 Ickes 2004). 在中美洲,南美洲和加勒比群島的低窪地區(其原生地)它自然地生長在人類活動干擾開放的領域,如牧場,河岸,路旁,和苗圃。(DeWalt Denslow 與 Ickes 2004)。在它的引入範圍 C. hirta大量出現在老樹林下層植物的開放區與林中的間隙。(Smith 1992 、 Rejmanek 1996 , Strahm 1999, 在 DeWalt Denslow 與 Ickes 2004) C. hirta在它的引入地區,似乎更能容忍遮蔭。(Wester and Wood 1977, 在 DeWalt Denslow 與 Ickes 2004)
    以下說明取自其原生地植物的報告。(from Peters 2001)在委內瑞拉的 La Mucuy 國家公園,一個熱帶山地雨林,海拔大約2200 公尺;平均年雨量大約 1800 mm,原始森林中所有的 C. Hirta植株都在完整的樹冠層下面。尤其普遍沿著土壤裸露的陡坡出現。甚至山徑附近的植株也被大量遮蔽。搜尋了一些林間空隙,但是沒有發現 C. Hirta,雖然有發現其他 Clidemia屬的植物。在委內瑞拉 Caparo 森林保護區,一個熱帶低地落葉林,海拔大約150 公尺;平均年雨量大約1200 mm, C. Hirta主要地沿著山徑出現,也出現在未受到干擾的下層植物中,很少出現在陽光充足的地方。在它的另一個原生地千里達,它是常見於潮濕、部份遮蔭的地方,普遍的沿著山徑與道路,並在兩側的空地。1994年在巴西的馬瑙斯北方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 C. Hirta出現在次級森林的下層植物中。(K. Ickes, pers. Comm.)在哥斯大黎加經過廣泛的尋找 C. Hirta,已經知道此植物只會長在受人類高度干擾的地方,例如路傍、牧場與耕地中,從不會出現在 La Selva 的森林間隙。(K. Ickes pers. Comm., in Peters 2001).
    一般影響
    此入侵植物帶給環保人士一個主要問題,由於他們會以外來單一植物替換多樣性自然植物。(Cronk and Fuller 1995, Rejmanek 1996, in Peters 2001). 植物入侵對森林構成嚴重威脅,因為它可能減少生物多樣性,並導致本地植物和動物滅絕。(Usher 1991, in Peters 2001). 入侵會經由直接取代原生物種加速物種滅絕,或者經由間接影響生態系統造成物種滅絕。
    C. hirta可能在一個地方超過 30 年,仍看不出對生態系統的改變。舉例來說,在夏威夷與斐濟,最初發現此物種的時間與公認它是保護問題的時間相隔達30年。(Wester and Wood 1977, in Peters 2001)在夏威夷, C. hirta可能會取代原來優勢的特有物種,造成他們滅絕。此雜草擴散到整個群島對本地物種和生態系統的破壞力與破壞速度,令人震驚。它侵入夏威夷森林之內顯然地是藉由草食動物與病原體的幫助(DeWalt Denslow and Ickes 2004)。在美屬薩摩亞、斐濟、沃利斯與 Futuna, 與夏威夷群島的山地雨林與雲霧森林,它是一個高入侵性的灌木。雖然 C. hirta對Pasoh森林保護區(在馬來西亞半島)尚未像斐濟,夏威夷一樣,對生態有深遠影響,仍非常有可能造成自然生態系統的一些改變,尤其當近期的擾動繼續在增加。至少有一項研究顯示,通過與本地物種競爭中的差距,入侵未受干擾的熱帶大陸森林Pasoh森林保護區的C. hirta,可能會改變森林更替再生。在西印度洋一項入侵木本植物狀況調查,發現該地區外來物種對環境主要的影響是,外來物種的競爭,會減少本地物種再生(Mauremootoo 2003)。此情形明顯出現在形成樹叢的物種,如 C. hirta(以及包括 Chrysobalanus icaco、馬櫻丹(Lantana camara)、草莓番石榴( Psidium cattleianum) Ravenala madagascariensis、羽萼懸鉤子(Rubus alceifolius)與 Syzygium jambos)(Mauremootoo 2003)。該調查還評定C. hirta是科摩羅群島和留尼汪島的一個最棘手的入侵物種,以及毛里求斯和塞舌爾的一個主要外來入侵物種。
    Notes
    雨量豐沛的地區生長繁盛,乾燥或光線不良的地區則生長緩慢、結實量不佳。
    地理分佈
    原生地C. hirta原產於熱帶中美洲與南美洲中開始,從墨西哥南部到阿根廷,包括委內瑞拉,與西印度群島的島嶼延伸。
    已知引進地區:已知它已經侵入熱帶與亞熱帶的潮濕與乾燥區域,包括夏威夷、斐濟、新加坡與馬來半島.(Wester and Wood 1977, Cronk and Fuller 1995, in Peters 2001). 它歸化在整個熱帶地區,包括一些太平洋與印度洋的島嶼、印度次大陸與非洲東部(坦尚尼亞)(DeWalt Denslow 與 Ickes 2004).
    管理資訊
    預防措施 一使用澳洲風險評估系統瀕危風險評估,針對 毛野牡丹藤(Clidemia hirta) 使用在太平洋地區,執行者是太平洋島嶼瀕危生態系統[PIER].(Pheloung, 1995)結果是 27 分,建議如下:拒絕此植物進口(澳洲)或此植物可能是有害植物(太平洋)。

    物理方法:人工除草可能是有效的,對於小族群。在健康生態系統毛野牡丹藤(Clidemia hirta)在 7 年之內形成優勢是一種暫時的現象,當有林木在上面遮蔭時。

    在夏威夷,由野豬造成的土地擾動,在 C. hirta與其他外來種,建立族群的過程,扮演主要的角色。這些豬原產於北非與歐亞大陸,包括馬來西亞,如今除了南極洲以外,已出現在各個大陸以及許多大洋性島嶼。(Lever 1985, in Peters 2001)他們是雜食性的,其食物大部分藉由翻掘取得,他會翻掘土地尋找根、球莖、真菌、無脊椎動物與其他地下的材料。(Aplet et al.1991, Fensham 1993 , Kotanen 1995, 在彼得 2001)翻掘嚴重的區域可能延伸超過一公頃,但是一般是零星翻掘許多小區塊( ca1 m2)。經過踐踏、掘根與取食優先次序,夏威夷的野生的豬戲劇性地擾亂自然植物社群.(Aplet et al.1991, 石頭 1993, 在彼得 2001)野豬也可能是引入種包括 C. hirta的散佈的媒介。(Stone and Loope 1987, in Peters 2001)由於這一個連結存在控制 C. hirta的可能性,藉由管理豬的族群,尤其在土壤擾動和侵入的植物傳佈之間的連結已經被建立的地方,例如在 Pasoh 保護林(馬來群島的半島)。

    擾動是C. hirta入侵與建立族群的一個主要因子。野火、山崩、暴風與其他型式的土壤擾動(例如豬掘根),加速這個雜草形成優勢。(Smith Undated; Peters 2001)在它的原生環境,此植物被侷限於開放區域而且只在擾亂後大約十二個月變成優勢,例如火耕農業的區域。(Burkhart pers. Comm,in Smith Undated)在夏威夷,所有新的延伸區域,都是沿著小徑的邊緣開放區域或其他受擾動的區域。為了不讓雜草靠近一個地區,主要的管理目標,應該是將擾動減到最少。(Smith Undated).

    在夏威夷,移除 C. hirta新的族群的所有努力,宣告失敗,由於他們未能在植物初次結果之前展開行動。(Smith Undated)曾經有許多好心的志工,嘗試用手拔除,來控制 C. hirta的傳佈,不幸地,努力大概也失敗。這些植物在一段非常短時間就能生產大量種子庫(Smith Undated)。為了有效地使用機械方法控制一個被騷擾的區域,移除工作一定要每年一次期間至少超過 10 年。只有兩個成功控制的案例, Kamakou(Moloka'i)與 Pu'u Kukui。此惡草容易用一些除草劑除去,但是也容易再生,除非重複使用除草劑。化學控制方法,在夏威夷的本土生態系統似乎不切實際,特別是那些可及性差的地方(Smith Undated)。

    按這裡 關於遙測的資訊為下層植物侵入的植物而且證明雜草 的傳佈.

    繁殖
    每個果實包含種子 100 粒以上,成熟的植株每季生產超過 500個果實。種子能在土壤中保持休眠狀態,時間超過四年(Smith Undated)。
    全年開花結果,生產大量種子(Peters 2001)。已知,在降雨超過 2500 mm/yr 沒有乾季的區域,會連續開花。在降雨低到 1000 mm/yr 有乾季的區域,乾季開始之後,結實或開花的量不多。樹葉掉落,生長停止,一些莖尖會枯死。只要乾旱不持續超過六個月,植株會在短時間之內恢復而且重新開始繁殖(Smith Undated).
    這個物種被列為世界百大入侵種
    校訂者:: Dr. Justin Gerlach, The Nature Protection Trust of Seychelles, Cambridge, UK.
    編輯者: Dr. Justin Gerlach, The Nature Protection Trust of Seychelles, Cambridge, UK & IUCN/SSC Invasive Species Specialist Group (ISSG)
    最後修改: Monday, 24 July 2006


ISSG Landcare Research NBII IUCN University of Auck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