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Invasive Species Database 100 of the worst Donations home
Standard Search Standard Search Taxonomic Search   Index Search

   West Nile virus (微生物)  English 
生態 分佈 管理 影響 參考資料 聯繫

    學名: West Nile virus (WNV)
    同種異名:
    俗名: West Nile virus (English)
    生物類型: 微生物
    西尼羅河病毒(WNV)是一種由蚊子傳播的黃熱病毒,原產於非洲,歐洲和西亞。西尼羅病毒主要經由庫蚊傳染,生命週期中需要鳥類當作進一步的宿主。但受感染的蚊子也會將病毒傳染給其他動物和人類。大多數動物是其最終宿主,不利於病毒傳播或演化,因為感染在非禽類的病毒量很少,結果是不足以感染蚊子。
    自從1999年被引入美國紐約市,西尼羅病毒繼續擴大其範圍橫跨美國到加拿大,墨西哥和中美洲及南美洲。西尼羅病毒導致少數人類、馬和其他脊椎動物的重症病例。大多數感染西尼羅河病毒的人,只有輕微的疾病。然而,病毒也可能導致嚴重導致死亡的疾病。沒有特定的藥物,可用來治療西尼羅河病毒感染,目前還沒有疫苗可用於人類。控制措施著重於減少城市地區、農業地區和濕地的積水等蚊子繁殖地。
    物種描述
    根據Solomon 等人(2003),像其他黃熱病毒一樣,西尼羅河病毒是一種小型的單鏈正意RNA病毒,基因組由大約 11000個核苷酸包裹在核殼體,被脂質膜包住。在顯微鏡下,病毒顆粒直徑大約40~65nm。
    相似物種
    Japanese encephalitis virus, Kunjin Virus, Murray Valley encephalitis virus, St. Louis encephalitis virus

    More
    出現在:
    市區, 沼澤地, 農業區
    棲息地描述
    西尼羅病毒(WNV)週期性地寄生在庫蚊和鳥類之間,但也能感染一些脊椎動物物種包括人類和馬,並導致疾病(Hayes 等人, 2005a; Kile 等人, 2005; Miller 等人, 2003)。這些脊椎動物是其最終宿主,一般不會造成病毒傳播或演化,因為非鳥類物種種受感染的程度很低,短暫的病毒血清普遍不足以感染蚊子(Hubalek 等人, 1999a)(Mehlhopand and Diamond 2008)。然而已經發現一些哺乳動物(囓齒類動物,兔,松鼠)和爬行類(鱷魚)可以建立一個足夠大的病毒血清,傳染給蚊子(Bowen and Nemeth 2007 )。在美國,西尼羅河病毒主要的載體是庫蚊屬蚊蟲,此蚊蟲常在市區繁殖,喜歡叮咬鳥類。蚊蟲喜歡積水的地方,包括濕地和農業區。蚊子很能在人造容器和雨水排水系統中繁殖,因此常常在城市地區出現高豐度的族群(Allan 等人, 2009)。
    一般影響
    根據 CDC (2003),大多數感染西尼羅河病毒的人,不會出現任何症狀。據估計,只有20%的人會發展出感染症狀,症狀通常發生在潛伏期2~14天之後。這些症狀通常類似流感,包括發燒,頭痛,全身酸痛,全身乏力,肌肉酸痛,疲勞,淋巴腺腫大,嘔吐,腹瀉,有時出現皮疹。這種相對溫和的症狀被稱為西尼羅河熱(WNF),大多數患者在幾天到幾個月內會完全恢復(Bode等人, 2003; Watson等人, 2004; Klee 等人, 2004; Kramer等人, 2007)。
    請點擊此鏈接的詳細資料,西尼羅河病毒的影響,西尼羅病毒對人類,馬和鳥類的影響,IUCN入侵物種專家小組編輯。
    Notes
    溫度和降雨量是影響病毒蟲媒活力,重要的決定因素。最近的西尼羅河病毒疫情發生在異常炎熱和乾燥的時間(Platonov等人, 2008; Paz 2006),依此推論,氣候變化可能會導致病毒的媒介增加,而使西尼羅病毒的和其他傳播疾病增加(Epstein 2001; Lazar 等人, 2002; Torrence 等人, 2006)。
    地理分佈
    西尼羅河病毒是公認的散播最廣的黃熱病毒之一。西尼羅病毒首次發現於 1937年在烏干達,隨後散播到非洲,歐洲,澳洲和亞洲(Trevejo 等人, 2008)。1999年出現在美國 (Solomon 等人, 2003)。此病毒的地理分佈迅速擴大,目前包括美國47個州,加拿大,墨西哥和中美洲及南美洲。
    美國西尼羅病毒分佈圖。
    管理資訊
    因為西尼羅病毒對人類和動物健康的影響,需要制定有效的方法來限制西尼羅病毒傳播,並預防和治療此疾病。
    目前的控制方法包括,減少蚊蟲族群、避免蚊蟲叮咬,穿著防護服和噴驅蟲劑。經常使用的組合的方法,來控制媒介病原庫(蚊子族群的監測,減少蚊子污染源,殺幼蟲劑和成蟲,以及公眾教育),以減少蚊子族群。
    請點擊此鏈接詳細資料,西尼羅河病毒(WNV)控制和管理,IUCN入侵物種專家小組編輯。
    繁殖
    西尼羅河病毒隨著不同的宿主,可以生長在各種不同的組織細胞。這些組織包括神經元,神經膠質細胞,脾細胞,肝,心臟,淋巴結和肺(Cantile 等人, 2001; Castillo-Olivares and Wood 2004)。病毒的複製發生在細胞粗面內質網(ER)的核週區域。新合成的E, NS1和prM蛋白質轉移至ER內質網腔。未成熟病毒顆粒是經由分泌途徑運輸到,最後在細胞膜裂解 prM蛋白質(Castillo-Olivares and Wood 2004)。組合和釋放黃熱病毒,大約需要20~30小時。最後當細胞裂解時,病毒粒子被釋放胞外或出芽(Solomon 等人, 2003)。
    生命階段
    動物致病週期:天然的西尼羅病毒繁殖週期需要庫蚊和鳥種兩種宿主。野生鳥類作為宿主的能力,依照其持續感染時間和感染嚴重程度和將病毒傳染給蚊子的能力,各有不同(Trevejo 等人, 2008)。似乎只有一小部分對西尼羅病毒呈陽性的鳥類,能當此病毒的宿主。人類,馬和其他哺乳動物是西尼羅病毒感染的最終宿主,特點是具有潛在的臨床症狀,但感染時間短暫,病毒含量低,不足以建立一個繁殖週期(Pfleiderer 等人, 2008)。雖然他們通常被稱為最終宿主(Komar 2000),少數個體能提供足夠數量的病毒,可以感染蚊子(Castillo-Olivares and Wood 2004)。
    有證據顯示,松鼠、東部花栗鼠和東棉尾兔可能足以提供一蚊子的感染源(Padgett等人, 2007; Prater等人, 2007; Tiawsirisup 等人, 2005; Trevejo 等人, 2008)。鱷魚和俄羅斯的湖蛙也許可以擔任病原庫(Hayes等人, 2005; Trevejo 等人, 2008)。需要更多研究來確定這些物種對西尼羅病毒流行的重要性。
    不同的蚊蟲種類各有不同的載體能力。在美國,Culex quinquefasciatus, Culex pipiens, Culex restuans, Culex salinarius, 和 Culex tarsalis是西尼羅病毒最重要的載體(CDC 2006; Hayes 等人, 2005; Trevejo 等人, 2008),雖然庫蚊Culex nigripalpus,白紋伊蚊Aedes albopictus,伊蚊Aedes vexansOchlerotatus triseriatus,可能是重要的(CDC 2003年在Trevejo等人, 2008)。蚊子的覓食偏好,對傳播和蔓延的西尼羅病毒,起著重要的作用。而庫蚊通常喜歡叮咬鳥類,偶而叮咬其他動物,可能造成哺乳動物被感染。
    Allan 等人(2009)提出一個假設:鳥類生物多樣性高,會減少西尼羅病毒傳播,因為蚊子會叮咬很多種鳥類,其中一定有一些鳥類不適合當病原庫。一項在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的研究指出,蚊子和人類感染西尼羅病毒的流行程度,隨著鳥類多樣性減少而增加,也隨著鳥類作為病原庫的能力增加而增加。結果顯示,保護鳥類多樣性可能有助於改善當前在美國流行的西尼羅河病毒(Allan 等人, 2009)。
    其他傳播途徑:也可能發生非蚊子傳播的西尼羅病毒傳染給動物和人類。懷孕期間可能經由胎盤傳輸到胎兒,報導中的人類嬰兒出生於 2002年,但這是極其罕見的情況(CDC 2002; O’ Leary等人, 2006; Trevejo等人, 2008)。2002年還有經由母親餵乳傳輸的報導, (CDC 2002),進一步研究發現,並沒有證據,並認為這也是極為罕見(Hinckley等人, 2007)。也有報導在人類輸血,器官移植和血液透析,也會傳播西尼羅病毒(CDC 2002; Kotton 2007年CDC 2003年在Trevejo 等人, 2008)。
    含有大量西尼羅病毒高鳥類,其口腔和泄殖腔可排泄大量的病毒(Komar 等人, 2003; Nemeth 等人2006; Bowen and Nemeth 2007)。

    理論上伴侶動物,如狗或貓可能受到感染,經由接觸或吃下被感染的鳥類或小型哺乳動物,但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證實這種傳輸途徑(Trvejo 等人, 2008)。

    校訂者:: Michael Holbrook. Department of Pathology, Center for Biodefense and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and Sealy Center for Vaccine Development, 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 Galveston. USA
    編輯者: National Biologic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 (NBII) & IUCN/SSC Invasive Species Specialist Group (ISSG)
    Updates completed with support from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Forestry (MAF)- Biosecurity New Zealand
    最後修改: Friday, 31 March 2006


ISSG Landcare Research NBII IUCN University of Auckland